咨询热线
0371-64408099
设备现场
设备现场

烈日烘烤下他们每天走4万步搬10吨行李货物

  中午时分,烈日烘烤着机坪,热浪在空气中翻涌,一架由石家庄飞来的航班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T3航站楼平稳降落。为了让机上旅客能尽早拿到托运的行李,石玉全早在5分钟前就顶着烈日在机位上等候,准备即将到来的装卸工作。

  今年50岁的石玉全是重庆空港航空地面服务有限公司的一名机坪装卸工,主要负责装卸江北机场T3航站楼进出港航班的行李货物,至今已在这个岗位上坚守了15年。

  飞机降落停稳后,石玉全和组员们将提前准备好的平板车推到飞机的货舱前。舱门打开,一位工友爬上货舱,将舱内的行李一件件地往外搬,石玉全接过行李,将其在平板车上摆放整齐。按照要求,他们必须在10分钟内把所有行李搬运到平板车上。每个人都争分夺秒,有条不紊地工作着。

  牵引车将装满行李的平板车拉至行李分拣厅,这意味着本趟航班的卸机工作已经结束。此时,石玉全的衣背早已被汗水浸透。他擦了擦满头的汗,掏出裤袋里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水。“像现在这么热的天气,我一天差不多能喝掉10瓶水。”他说。

  8月的重庆大部分时间晴热少雨,高温预警频频拉响。烈日下停机坪的地表温度通常不低于50℃,货舱内更是闷热难耐,为了防止晒伤,装卸员们必须穿着长袖长裤工作。“有时候热得汗水流到眼睛里,视线都模糊了。”石玉全坦言,在3年前的一次装卸工作中,经历了长时间的高温暴晒后,他在卸机结束时感到头昏,直接摔倒在了停机坪上。

  装卸班实行“工作两天、休息两天”轮班制。石玉全上班时平均每天工作15个小时,有时候凌晨3点半就要起床上班,有时候到了凌晨还没有下班。由于航班调整、机械故障、异常天气等各种因素,他们的下班时间常常是个未知数。装卸班组长金祯鑫坦言:“我们只有准确的上班时间,没有准确的下班时间。”

  由于飞机发动机与货舱的距离很近,发动机的噪音常常充斥着双耳,石玉全经常出现耳鸣的状况,总感觉耳朵里嗡嗡地响,入睡的时候要很久才能安静下来。金祯鑫说,飞机的货舱最高只有1.3米,人在里面根本直不起身来,只能弯着腰或跪着搬运行李和货物,长期以来,他们的腰和膝盖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损伤。

  一名机坪装卸工平均一天保障35架次的航班、装卸10吨左右的行李和货物,奔波在各个机位之间,一天下来最少走4万步。有时候遇到航班进出高峰或者航班延误,装卸工作全部集中到同一时间,装卸工们往往顾不上休息,刚结束一趟航班的装卸工作,又立即赶到下一趟航班的机位开始搬运工作。“这时候就只能咬紧牙关,确保完成任务。”石玉全说。贵州快3(参与采写:李嘉莹、张艺)

  疫情冲击全球粮食安全 中国何以临危不惧?“中国人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,而且要装自己的粮食。”2018年9月,习总书记在黑龙江七星农场考察时语重心长地说。新冠肺炎疫情对各国粮食安全的冲击,恰恰验证了我国能够将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,为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赢得了主动。…【详细】

  国家卫健委:13日起各省每日报送前一日核酸检测情况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《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情况日报表》,每日报送的核酸检测情况包括发热门诊情况、门急诊情况和入院情况三大类,每类又分为就诊人次数、检测人次数和阳性人次数三项。…【详细】

  •   中午时分,烈日烘烤着机坪,热浪在空气中翻涌,一架由石家庄飞来的航班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T3航站楼平稳降落。为了让机上旅客能尽早拿到托运的行李,石玉全早在5分钟前就顶着烈日在机位上等候,准备即将到来的装卸工作。

      今年50岁的石玉全是重庆空港航空地面服务有限公司的一名机坪装卸工,主要负责装卸江北机场T3航站楼进出港航班的行李货物,至今已在这个岗位上坚守了15年。

      飞机降落停稳后,石玉全和组员们将提前准备好的平板车推到飞机的货舱前。舱门打开,一位工友爬上货舱,将舱内的行李一件件地往外搬,石玉全接过行李,将其在平板车上摆放整齐。按照要求,他们必须在10分钟内把所有行李搬运到平板车上。每个人都争分夺秒,有条不紊地工作着。

      牵引车将装满行李的平板车拉至行李分拣厅,这意味着本趟航班的卸机工作已经结束。此时,石玉全的衣背早已被汗水浸透。他擦了擦满头的汗,掏出裤袋里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水。“像现在这么热的天气,我一天差不多能喝掉10瓶水。”他说。

      8月的重庆大部分时间晴热少雨,高温预警频频拉响。烈日下停机坪的地表温度通常不低于50℃,货舱内更是闷热难耐,为了防止晒伤,装卸员们必须穿着长袖长裤工作。“有时候热得汗水流到眼睛里,视线都模糊了。”石玉全坦言,在3年前的一次装卸工作中,经历了长时间的高温暴晒后,他在卸机结束时感到头昏,直接摔倒在了停机坪上。

      装卸班实行“工作两天、休息两天”轮班制。石玉全上班时平均每天工作15个小时,有时候凌晨3点半就要起床上班,有时候到了凌晨还没有下班。由于航班调整、机械故障、异常天气等各种因素,他们的下班时间常常是个未知数。装卸班组长金祯鑫坦言:“我们只有准确的上班时间,没有准确的下班时间。”

      由于飞机发动机与货舱的距离很近,发动机的噪音常常充斥着双耳,石玉全经常出现耳鸣的状况,总感觉耳朵里嗡嗡地响,入睡的时候要很久才能安静下来。金祯鑫说,飞机的货舱最高只有1.3米,人在里面根本直不起身来,只能弯着腰或跪着搬运行李和货物,长期以来,他们的腰和膝盖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损伤。

      一名机坪装卸工平均一天保障35架次的航班、装卸10吨左右的行李和货物,奔波在各个机位之间,一天下来最少走4万步。有时候遇到航班进出高峰或者航班延误,装卸工作全部集中到同一时间,装卸工们往往顾不上休息,刚结束一趟航班的装卸工作,又立即赶到下一趟航班的机位开始搬运工作。“这时候就只能咬紧牙关,确保完成任务。”石玉全说。贵州快3(参与采写:李嘉莹、张艺)

      疫情冲击全球粮食安全 中国何以临危不惧?“中国人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,而且要装自己的粮食。”2018年9月,习总书记在黑龙江七星农场考察时语重心长地说。新冠肺炎疫情对各国粮食安全的冲击,恰恰验证了我国能够将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,为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赢得了主动。…【详细】

      国家卫健委:13日起各省每日报送前一日核酸检测情况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《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情况日报表》,每日报送的核酸检测情况包括发热门诊情况、门急诊情况和入院情况三大类,每类又分为就诊人次数、检测人次数和阳性人次数三项。…【详细】

  • 下一篇:抚顺市时产400-500kg 干粉杂线铜米机一小时产量有